新华网 > > 正文

为未来智能化战争画个像

2018年10月18日 08:07:50 来源: 解放军报

要点提示

●信息系统是辅助人作战,智能系统则可能是代替人作战。

●信息化作战的制胜机理突出表现为信息主导,智能化作战的制胜机理更多地表现为智能自主。

●任何作战理念、作战形态的创新,最终都要落到作战行动上,并且通过行动来实现和检验其成效。

近年来,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颠覆性技术群,正加速推进战争形态由机械化、信息化向智能化方向演进,战争即将进入无人系统自主对抗、察打行动秒杀立决的阶段,战场上“无人、无形、无声”的特征日益凸显。一般认为,科学技术改变战争形态需要经历介入、支撑、主导三个发展阶段。从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和军事应用程度,尤其是从叙利亚战争实践看,人工智能正处于介入阶段,并加速向支撑阶段发展。

智能化技术对作战方式产生革命性影响

如果说信息系统是辅助人作战,那么,智能系统则可能是代替人作战。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机器学习、仿生技术等为代表的智能化技术群对未来战争带来了基础性、长远性和颠覆性影响。

首先,有可能颠覆战斗力的表现形态:由人与武器直接结合逐渐向人与武器相对分离转变。沿着战争轨迹看,先进的技术经常会催生新的武器,并推动人与武器结合方式发生变化。不难发现,历史上每一次变革,都促使着人与武器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但是,近年来,以无人作战系统为代表的智能化武器装备快速发展,将人的创造性和机器的精准性完美地结合起来,独立或相对独立地完成作战人员难以直接完成的作战任务。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人们对人与武器结合方式的传统认知,由人与武器直接结合逐渐向人与武器相对分离转变。

其次,颠覆指挥控制的方式:由信息系统辅助人逐渐向智能系统部分代替人转变。信息化作战,比较强调基于系统,强调围绕人的指挥控制活动,来提升系统支撑能力,信息系统辅助人的特点比较明显。未来,人工智能技术充分发展,智能化的指挥控制系统将具备比较强的自主指挥、自主控制能力,可相对独立自主地获取信息、判断态势、做出决策、处置情况。这将造成一种新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人们对指挥控制方式的传统认知,由信息系统辅助人逐渐向智能系统部分代替人转变。

再次,颠覆战场力量交战方式:由人-机结合的相互杀伤逐渐向无人系统的集群对抗转变。有什么样的武器装备,就有什么样的交战方式。信息化战争,并未从根本上改变机械化战争那种人-机结合相互杀伤的交战方式。未来,无人作战系统在战场上的广泛运用,在一线直接对抗的双方很可能是一系列的无人作战系统,而不是传统战场上人与人的相互厮杀。这也将造成一种新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人们对战场力量交战方式的传统认知,由人-机结合的相互杀伤逐渐向无人系统的集群对抗转变。

智能化作战的主要特征——智能自主

如果说信息化作战的制胜机理突出表现为信息主导,那么,智能化作战的制胜机理更多地表现为智能自主。

战场态势自主感知。是指以多维空间的侦察、感知等智能化技术手段为基础,自主获取敌、我、友兵力部署、武器装备和战场环境等情报信息。

作战设计自主交互。即根据指挥员意图,基于战场情报信息,计算提供多套作战方案或计划,供指挥员选择。包括进行战场态势判断、提出作战方案和验证作战方案。

作战任务自主规划。是指无人作战系统能够基于筹划阶段决心方案,自主生成作战行动总体计划和分支计划,基于实施阶段动态决心,自主调整作战计划或生成新的作战计划。包括全程动态自主生成作战计划和自动验证作战计划。

作战行动自主实施。是指无人作战系统在联合作战体系支撑下,自动侦测、识别目标信息,并根据目标的性质、位置、大小、状态等,自主展开精确攻防行动,实现作战效能精巧释放。包括自动接收任务与目标需求、自主计算与匹配作战要素、精巧释放体系作战效能。

作战协同自主联动。是指无人作战系统依托共享信息,围绕同一作战目标,自主同步地调整各自作战行动,达成行动上的协调一致和功能上的耦合放大,最终实现作战体系内不同作战要素、作战单元行动的同频共振。主要包括信息域的同步共享、认知域的同步交流和行动域的同步联动。

作战效果自主评估。无人作战单元可自主完成打击效果信息的采集汇聚、分级分类,进行基于大数据的分析比对,精准获取毁伤效果,依据效果作出下一轮打击决策。包括对打击目标实时状态进行嵌入式评估、对打击目标实时状态进行大数据分析,以及对技侦手段提供的毁伤信息进行分析判断。

智能化作战的典型方式——人机协同

任何作战理念、作战形态的创新,最终都要落到作战行动上,并且通过行动来实现和检验其成效。通过系统研究,可初步构想智能化作战的四种典型方式。

以量增效的“蜂群式”作战。即集中使用大量低成本无人作战力量平台,以类似蜂群的组织方式实施作战行动。未来,可将昂贵的武器系统分解为数量众多、尺寸小巧、成本低廉、分布广泛的无人平台,采取集群饱和攻击的方式对作战目标实施高效打击,将数量优势转化为质量优势。

隐形预置的“木马式”作战。即运用无人作战力量,隐蔽机动至预设位置,根据作战需要激活并融入作战体系实施作战行动。主要有两步:第一步,隐蔽预置行动。利用特殊条件,使用运载工具(如火炮、飞行器等)以空中抛洒等方式,按照预选路线隐蔽机动至指定位置。第二步,适时激活协同作战。采取信息遥控、自我启动等方法由待机状态转为激活状态,按照预设程序或实时指令投入作战行动。

无人指挥的“自主式”作战。未来作战行动隐蔽、速度极快,靠指挥员难以应对,需要无人作战单元自主感知、判断、决策,以弥补指挥员短板。主要可分三个步骤:第一步,自主感知。根据作战需要自主获取战场情报信息,并共享于作战体系中。第二步,自主决策。依据实时战场信息,自主做出态势判断,形成与作战任务相匹配的作战方案。第三步,自主行动。无人作战单元按照既定方案进行作战,并将作战效果反馈至指挥控制中心。

毁点瘫体的“失能式”作战。即运用无人作战平台瞄准敌作战体系链路、节点、中枢等关键部位,精确毁点、瘫敌体系、降敌效能。主要有两种行动:第一,广泛精打全面毁瘫。利用无人作战力量广泛分布、自主作战的特点,对敌作战体系同步展开“点穴”行动,将敌作战体系由整体还原为个体、由有序状态退变为无序状态。第二,定向攻击强行切断。以智能武器装备运用车载式激光、电磁脉冲、微波等新机理武器,对敌作战体系重点目标、核心部位进行精准摧毁,瘫敌作战体系,毁敌作战功能,直接达成作战目标。

纵观人类战争史上的每一次革命,都在不同程度地打破作战人员身上的层层“枷锁”。然而,有形的“枷锁”往往容易消除,那些因观念陈旧而带来的“无形枷锁”却更能束缚变革的来临。在智能化作战即将来临之际,更加需要大胆创新、勇于突破、主动求变,积极认知新的战争形态,开创新的战争时代。(陆知胜)

【纠错】 [责任编辑: 谷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83129974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