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美国海军开始进入“重归制海权”的战略转型

2018年09月27日 08:57:2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8月29日,美国正式宣布开始研究论证新一代大型水面战舰计划。美国海军水面舰艇主管罗纳德·波克赛中将透露,美国海军将会在2023年将这种新型大型水面战舰列入采购预算,并在2025年装备部队。此举意味着,在美国军事战略向“大国竞争时代”转型的背景下,美国海军也开始进入“重归制海权”的战略转型,即恢复建立一支能够与强大对手争夺制海权的传统型海军。

美军对于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如何发展的争论由来已久。目前美国海军现役主力巡洋舰是20世纪70年代建造的“提康德罗加”级,在役11艘,主要以苏联海军水面舰艇和航空兵为作战对象。该舰与现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使用相同的主战装备,即使用“宙斯盾”防空雷达引导“标准”导弹应对来袭的反舰导弹和其他空中威胁。

按照计划,现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将于2028年全部退出现役。为了接替该型战舰,早在本世纪初,美国海军就启动了巡洋舰维持计划。这项计划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对现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进行现代化升级改装,使其延迟到2045年退役;二是发展GG(X)大型多任务舰艇,计划建造19艘。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经费不足的掣肘,该计划被迫于2011年下马。由此导致之后对现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的改进已经达到了这种舰艇所能容纳的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海军此次提出发展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无疑是为了弥补即将出现的力量短缺和空白。据悉,美国海军将从2023年开始采购“未来水面作战舰艇”的首个型号,即大型水面作战舰艇。该型舰艇将集成现役的DDG-51“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和DDG-1000“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设计元素,但是尺寸更大、造价更高,将拥有更多的空间用于升级改造。

据介绍,美军下一代大型水面战舰将拥有足够的空间、负载和供电能力,以配装美国海军当前研发的新型武器装备,其中就包括激光武器和电磁轨道炮等高性能武器。特别是美国海军希望以排水量达1.5万吨的DDG-1000驱逐舰的舰体来制造新型舰艇,实际上已经无法明确区分出该舰到底是驱逐舰还是巡洋舰。为此,罗纳德·波克赛形象地表示,“下一代巡洋舰或许将不再是一艘巡洋舰”。

美国海军迫切需要新型大型水面作战舰艇。早在2016年1月,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部发布题为《重归制海权》的水面部队新战略,旨在推动美国海军建设重回冷战时期的高端水面战。时任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的托马斯·罗登中将表示,世界正在进入海洋世纪,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拥有完全海上控制权的时代已经过去。为此,美国海军不得不考虑平衡海上兵力投送和海洋控制两大任务,即需要重新聚焦于水面舰艇的建设。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18日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1月19日发布概略版《国防战略》报告,美国将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定义为“大国竞争”,这意味着美国海军使用的频率、强度、任务类型和运用方式等都将发生重大变化。

按照计划,美国海军舰艇的总体规模到2035年将从目前的280艘增至355艘。其中包括:11艘航空母舰,88艘大型水面舰艇、51艘小型水面舰艇、54艘攻击型核潜艇、11艘弹道导弹核潜艇、35艘两栖舰艇,以及32艘后勤支援舰和42艘作战支援舰。由此可见,大型水面舰艇依然是美国海军的主力。

8月6日,美国海军向国会提交了发展计划,明确表示将在2019财年停止采购濒海战斗舰,并在2020财年开始采购新型的FFG(X)护卫舰。这清晰地反映出美国海军战略的转型趋势,即作为“由海向陆”战略衍生品的濒海战斗舰开始让位于适合传统海战的大型护卫舰。

为了适应未来高端水面战的需要,美国海军在重新重视大型水面舰艇设计与建造的同时,还对如何以最佳方式运用这些舰艇进行了深入探索。美军认为,未来水面作战舰艇指的是一个系统族,将包括大型水面作战舰艇和小型作战舰艇、大中型无人水面舰艇,以及将所有平台联结在一起的一体化作战系统,即按照体系化的思维运用所有水面作战舰艇是必然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分布式杀伤”就是美国海军提出的一种基于系统思维的水面部队新战术。2016年年底,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托马斯·罗登中将签署发布了《水面部队战略》,正式将“分布式杀伤”提升到军兵种战略层面,其核心主旨包括:提升个体战舰的进攻性杀伤力、采用分散式作战部署、为战舰配置合适的资源,以实现持久作战。“分布式杀伤”作战理念的一个重要核心就是将美国海军目前以航母战斗群为中心的集群作战模式转变为以水面行动群为中心的分散作战模式,而单舰作战能力强大的大型水面战舰应是构建水面行动群的核心要素。

美国海军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将集中精力建立一支功能健全、以大国海军为主要作战对象的传统型海军,其将成为大国竞争时代美国与对手争夺和保持制海权的重要力量基础。正如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在今年5月2日参加海军研究协会年度会议时所宣称的,美国海军的远期目标是建设一支规模更大、装备更好、战备水平更高的“美国所需要的海军”。(王鹏 作者单位:空军工程大学)

8月29日,美国正式宣布开始研究论证新一代大型水面战舰计划。美国海军水面舰艇主管罗纳德·波克赛中将透露,美国海军将会在2023年将这种新型大型水面战舰列入采购预算,并在2025年装备部队。此举意味着,在美国军事战略向“大国竞争时代”转型的背景下,美国海军也开始进入“重归制海权”的战略转型,即恢复建立一支能够与强大对手争夺制海权的传统型海军。

美军对于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如何发展的争论由来已久。目前美国海军现役主力巡洋舰是20世纪70年代建造的“提康德罗加”级,在役11艘,主要以苏联海军水面舰艇和航空兵为作战对象。该舰与现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使用相同的主战装备,即使用“宙斯盾”防空雷达引导“标准”导弹应对来袭的反舰导弹和其他空中威胁。

按照计划,现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将于2028年全部退出现役。为了接替该型战舰,早在本世纪初,美国海军就启动了巡洋舰维持计划。这项计划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对现役“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进行现代化升级改装,使其延迟到2045年退役;二是发展GG(X)大型多任务舰艇,计划建造19艘。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经费不足的掣肘,该计划被迫于2011年下马。由此导致之后对现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的改进已经达到了这种舰艇所能容纳的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海军此次提出发展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无疑是为了弥补即将出现的力量短缺和空白。据悉,美国海军将从2023年开始采购“未来水面作战舰艇”的首个型号,即大型水面作战舰艇。该型舰艇将集成现役的DDG-51“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和DDG-1000“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的设计元素,但是尺寸更大、造价更高,将拥有更多的空间用于升级改造。

据介绍,美军下一代大型水面战舰将拥有足够的空间、负载和供电能力,以配装美国海军当前研发的新型武器装备,其中就包括激光武器和电磁轨道炮等高性能武器。特别是美国海军希望以排水量达1.5万吨的DDG-1000驱逐舰的舰体来制造新型舰艇,实际上已经无法明确区分出该舰到底是驱逐舰还是巡洋舰。为此,罗纳德·波克赛形象地表示,“下一代巡洋舰或许将不再是一艘巡洋舰”。

美国海军迫切需要新型大型水面作战舰艇。早在2016年1月,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部发布题为《重归制海权》的水面部队新战略,旨在推动美国海军建设重回冷战时期的高端水面战。时任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的托马斯·罗登中将表示,世界正在进入海洋世纪,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拥有完全海上控制权的时代已经过去。为此,美国海军不得不考虑平衡海上兵力投送和海洋控制两大任务,即需要重新聚焦于水面舰艇的建设。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18日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1月19日发布概略版《国防战略》报告,美国将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定义为“大国竞争”,这意味着美国海军使用的频率、强度、任务类型和运用方式等都将发生重大变化。

按照计划,美国海军舰艇的总体规模到2035年将从目前的280艘增至355艘。其中包括:11艘航空母舰,88艘大型水面舰艇、51艘小型水面舰艇、54艘攻击型核潜艇、11艘弹道导弹核潜艇、35艘两栖舰艇,以及32艘后勤支援舰和42艘作战支援舰。由此可见,大型水面舰艇依然是美国海军的主力。

8月6日,美国海军向国会提交了发展计划,明确表示将在2019财年停止采购濒海战斗舰,并在2020财年开始采购新型的FFG(X)护卫舰。这清晰地反映出美国海军战略的转型趋势,即作为“由海向陆”战略衍生品的濒海战斗舰开始让位于适合传统海战的大型护卫舰。

为了适应未来高端水面战的需要,美国海军在重新重视大型水面舰艇设计与建造的同时,还对如何以最佳方式运用这些舰艇进行了深入探索。美军认为,未来水面作战舰艇指的是一个系统族,将包括大型水面作战舰艇和小型作战舰艇、大中型无人水面舰艇,以及将所有平台联结在一起的一体化作战系统,即按照体系化的思维运用所有水面作战舰艇是必然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分布式杀伤”就是美国海军提出的一种基于系统思维的水面部队新战术。2016年年底,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托马斯·罗登中将签署发布了《水面部队战略》,正式将“分布式杀伤”提升到军兵种战略层面,其核心主旨包括:提升个体战舰的进攻性杀伤力、采用分散式作战部署、为战舰配置合适的资源,以实现持久作战。“分布式杀伤”作战理念的一个重要核心就是将美国海军目前以航母战斗群为中心的集群作战模式转变为以水面行动群为中心的分散作战模式,而单舰作战能力强大的大型水面战舰应是构建水面行动群的核心要素。

美国海军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将集中精力建立一支功能健全、以大国海军为主要作战对象的传统型海军,其将成为大国竞争时代美国与对手争夺和保持制海权的重要力量基础。正如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在今年5月2日参加海军研究协会年度会议时所宣称的,美国海军的远期目标是建设一支规模更大、装备更好、战备水平更高的“美国所需要的海军”。(王鹏 作者单位:空军工程大学)

【纠错】 [责任编辑: 刘憬杭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831299615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