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信息化作战何以走向智能化作战

2018年09月20日 10:22:46 来源: 解放军报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互联网+”、超算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战争方式正迅速从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演变,呈现出信息生“智”、以“智”赋“能”和“智”主释“能”的新特征。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比拼的是智慧、是谋略、是系统工程的顶层设计,必须要打破多领域的行业壁垒,开放、流转并运用好作战数据,并对现有的体系作战力量进行重组重构、对人工智能辅助决策流程进行再造,体现自主作战和智能化体系作战的作战指导,体现加快军事智能化步伐的时代要求。

信息如何生“智”

信息生“智”,是在信息网络、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支撑下,具有辨别是非、自主行为的能力,可按照人类事先设定的规则或算法,进行“类脑”的思维活动,是信息化迈向智能化较为突出的特点和品质,也是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形态演变或转型的重要标志。信息生“智”成为影响未来战争制胜的第一要素,它不仅使作战行动具有了自适应化、精准化特点,而且还能够通过敌我双方的信息博弈,自主发现并判明敌作战体系弱点,提供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的目标规划、任务规划和行动规划,为指挥员快速、精准决策提供科学依据。即基于大数据的战略分析自主设计战争、学习战争,基于海量数据的“云计算”结论,提供战争目的、战争手段、战争方式的辅助决策方案,优选体系作战计划,并分别对不同战争辅助决策方案,进行达成战争目的、战役作战指标成功概率、风险概率、人员伤亡和战争损耗的深算、精算和细算;基于大数据的海量信息收集和深度学习,自主纠偏、自主行动、自适应协同,也就是说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的过程中,其作战体系架构是具有深度学习能力的“人工神经网络”,通过卷积神经网络的“权共享”,产生自主智慧。

辨别真伪之智。运用具有自主识别、多源平台信息融合的“人工神经网络”处理系统,洞察战场真实动态,掌握单向透明的信息获取优势。它既是信息火力打击实施先敌发现、先敌打击的前提和基础,又是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的重要标志。一方面是运用深度学习法,赋予“人工神经网络”处理系统多源平台融合的信息获取能力,提升目标感知的精准性和高效性。另一方面是运用智能反情报获取手段,提高自身伪装、欺骗和军事佯动能力,使敌无法准确掌握我方兵力布势和战场态势。

自适应通信之智。即运用自组网、自进化的“人工神经网络”通信系统,实现高动态、抗强扰、抗截获的全域情报信息传输。它既是系统与系统之间沟通的枢纽,是实现“分布式杀伤”的前提,又是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的基础。其主要特征是基于卷积神经网络(CNNs),构建扁平化、多链路迂回的“管神经”信息传输系统,以满足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过程中,通信对抗环境不断恶化、通信需求量不断增大的客观实际。它以数字技术为基础,以卫星通信为枢纽,采用网格式和辐射式相结合的“管神经”传输架构,在固定与移动通信支持下,形成以综合干线通信网为主体的大容量、多功能深度置信通信网络系统。

辅助决策之智。运用遗传算法、遗传规划等进化计算,实现基于信息博弈的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精准指挥和灵活控制。它是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过程中,指挥员和指挥机关组织筹划和科学谋略的外在表象,其实现路径是平时加强主要作战对手情报信息侦察和活动规律研究,将“大数据”的情报收集与“云计算”的分析处理有机结合起来,进而在联合作战中谋求指挥决策优势,实现战场态势优劣转化,将信息化向智能化转型的优势,彻底转化为战场胜势。

如何以“智”赋能

以“智”赋能,是指通过数据分析、信息融合生“智”,为作战体系中多军兵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作战系统,甚至是作战平台灌输自主“智慧”和自适应协同能力,实现要素寻优协作、智能辅助决策、无隙自主联动、大群跨域组网,从而完成自主协同的作战任务。从本质上讲,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是由信息主导向智能主导过渡,信息在流转过程中,逐步由少到多、由分到合、由繁到精,由“大数据”分析到“云计算”处理,进而产生智能,赋予多军兵种联合作战指挥拥有“超级大脑”,最终推动智能化军事装备逐步从类脑水平向真脑、群脑水平快速递进。从这个角度说,信息的综合集成是利用“算法”生“智”,赋予多军兵种信息火力打击平台、传感器、指控系统精准发现、识别、捕获和摧毁目标的“智慧”,不仅能够自主控制己方多军兵种作战平台及多维空间、多元化作战行动,而且在快速的体系攻防过程中,能主动捕捉作战对手的信息流转规律及其薄弱环节,进而遏控或主导作战对手的体系运行和各种行动,掌握包括制信息权在内的综合制权。

以“料敌先机”之智赋“信息火力”之能。即以洞察先机之智驱动信息火力之能,构建智能牵引物质能的直达式信息火力打击通道,将参与作战的多军兵种联合作战单元、作战要素、作战系统融合为有机的作战整体,从而使智慧智能、信息能、物质能相互融合、彼此交融,进一步形成全域、全谱智能优势。

以“脑机交互”之智赋“批亢捣虚”之能。即通过“脑机交互”方式,分析研究敌联合作战体系的网络结构,找出破击敌作战体系的要害目标或薄弱环节,赋予联合作战体系捕捉要害、击敌要害的智慧。通过“脑机交互”、网络赋权使多军兵种作战单元、作战要素、作战系统甚至是作战平台,具有自适应规划和自主协同的“智能”,使智慧智能、知识与物质、智能与物质能紧密结合,产生智能物化的倍增效能。

以“神经网络”之智赋“自主行动”之能。即通过智能化的“神经元”网络赋权,为多军兵种、多元化作战力量、多维空间作战行动,分配目标信息、引导信息、协同信息和指令信息,使之由原来的被动听令者、执行者融入体系,成为体系内平等的参与者、执行者和智慧智能的“贡献”者,形成扁平化的指挥控制方式,把战术行动指挥控制权集中到联合战役、甚至是战略指挥员及其指挥机构。

何为“智”主释能

“智”主释能,就是以智能主导信息火力融合,主导信息火力打击,主导体系结构破击,充分发挥多军兵种非对称的精确打击威力,最大限度地精准释放智能化打击威力,对作战对手联合作战体系中的重要目标或关键性薄弱环节实施精准毁伤,在大幅提升打击效能的同时,减少人员的附带损伤,以最低代价获得最佳的联合作战效果。从其内涵上看,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战转型的过程中,战场优势不仅仅局限于以往追求的信息优势、兵力优势、火力优势和机动优势,而是力争对作战对手形成全空间、全要素、全系统、全流程的智能优势,掌控战场主导权和控制权,使战争按己方意图进行或结束。

“智”主信息火力融合。即智能融入信息作战系统、火力打击平台,智能主导信息力与火力融合,将针对敌作战体系弱点的谋略技术,以人工智能方式集成到信息火力平台中,主导信息作战单元和火力打击平台对目标实施精准的复合性打击,实现对作战对手攻防策略的全掌握,占据战场透明、完全信息博弈的“智”差优势。

“智”主信息火力打击。平时利用大数据技术,收集作战对手情报信息,分析研究其战争持续力和民众的心理承受力,建立基于智能化评估的战略目标数据库、任务规划数据库和联合行动方案库等,一旦发起作战,信息、火力打击平台从信息生“智”中掌握目标本质特征,从智能化网络中获取目标精准的指示信息,从“神经元”网络“赋权”中凝聚信息火力打击能量,从智能作战运用中达成作战目标,使作战中分散配置的信息力和火力作战力量,通过“智”主释“能”实现整体行动的同步化打击,空前地提高信息火力的整体打击效能。

“智”主体系结构破击。从作战体系看,体系之坚基础在结构,体系之利取决于结构,而体系之肋也在于结构。因此,利用智能化打击手段和作战方式毁瘫作战对手的体系结构,发现并破坏作战对手体系的网络结构和数据结构,毁瘫其网络软件系统,破坏数据链的信息传输,使作战对手体系内各种作战要素、平台既不能互联互通,又不能各自为战,成为信息“孤岛”,从而肢解对手作战体系,使之土崩瓦解。(左登云 龚佳 黄培荣)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9574781